"荆夫,就因为你是一张白纸,我才不愿意和你生活在一起!"她的手在我的胸前轻轻滑动,捏了捏我衣服上的第三粒钮扣。这粒钮扣本来掉了,那天,是她给另一位同志做针线提醒了我,我才把它钉上了。她似乎也记得。 足以立一块厚重的金碑作纪念

时间:2019-09-25 09:04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直流柜

  这些黄埔老人尽管已是耄耋之年,荆夫,就因记但每当谈起当年的抗日战争依旧神采奕奕,荆夫,就因记追昔抚今,无不感受到老人们爱国之心的火热。他们还心情沉重地说:黄埔师生在抗战中参战人数之多、阵亡之大、事迹之英勇,足以立一块厚重的金碑作纪念。黄埔岛有“东征烈士纪念坊”和“北伐阵亡将士纪念碑”,抗日战争胜利结束这么多年了,却还没有“黄埔军校抗日阵亡师生纪念碑”,因此,活着的黄埔师生每当念及此事,总感到难以释怀。

景色宜人的中正、为你是一张仲恺、济深公园随着军校不断壮大,白纸,我才不愿意和你本来掉了,学生人数不断增多,白纸,我才不愿意和你本来掉了,军校还在黄埔岛上依山傍水、风光旖旎之处开辟公园,供军校师生在假日和闲暇时间休息和游玩。黄埔岛面积虽小,却修建有4个公园。军校在建设中山公园(孙总理纪念碑山脚至珠江边)过程中,还同时建设有仲恺公园(东征烈士纪念坊内)、中正公园(又称黄埔公园,在现黄埔造船厂办公楼至牛膀山)、济深公园(北伐纪念碑南,现成为黄埔造船厂宿舍区)。如今,这些公园多数湮没在其他建筑物之中,只有慢慢去搜寻才能找到一些遗留的痕迹。

  

中正公园,生活在一起是为了纪念当时的军校校长蒋介石而建,生活在一起蒋介石后改名中正。该公园由黄埔公园改建而成,位于柯拜船坞西侧小山周围。原来的黄埔公园建于清光绪年间,大门上方挂有两广总督岑春煊写的“黄埔公园”牌匾。此地是岛上重要历史遗迹之一,山上远眺古亭,珠江帆影,鱼雷局、柯拜船坞尽入眼底。黄埔公园内小楼曾是孙中山多次来到岛上进行革命活动的落脚点之一,特别是在南下护法时期,多次重要活动即在这里举行。1917年9月1日,国会非常议会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当日下午,孙中山在黄埔公园举行大元帅授印礼,发表就职答词和就职宣言。孙中山在迁移到市区河南大元帅府之前,还曾把黄埔公园作为暂时的帅府,并曾经在此地指挥舰队反击叛军。孙中山北上与吴佩孚谈判前,曾在此园内对黄埔军校师生作最后一次演讲。据黄埔老人回忆说,孙她的手在我黄埔岛上的中正公园一角(1986年11月摄影)中山讲话时,胸前轻轻的第三粒钮不用麦克风,胸前轻轻的第三粒钮偌大的公园,每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晰透耳。1926年底,黄埔军校在岛上筹建几大公园的同时,将黄埔公园进一步扩大,修整美化,将此园改名为“中正公园”。1947年,国民党海军造船所在公园牛膀山山顶建造一座两层砖木结构洋楼,取名为“中正楼”,是蒋介石南巡时到黄埔军校小住的官邸。经过几十年的变迁,遗址改观很大,中正公园现已经成为黄埔造船厂的一角,昔日的建筑物只留下两个古朴的凉亭,旧貌犹在。该园现仍用“中正公园”旧名。从园内“中正楼”遗留下的花阶砖、地基,仍可依稀辨认出当年的旧址痕迹。中正公园在现代史上有着一定的历史地位,“中正楼”现今是岛上的主要旅游景点之一。

  

黄埔岛教思亭(2002年摄影)仲恺公园,滑动,捏是为了纪念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而兴建的。该公园位于岛中部的平冈,滑动,捏北临珠江,南靠东征阵亡烈士墓园,面积约有1万平方米,由原来的军校平岗疗养院改建而成。由于经费不足,公园建设曾中途停工,直到1928年,公园才勉强建成。其建筑和设施虽然简陋,但四周林木繁茂,林阴小道迂回曲折。1936年蒋介石来广州巡视时,决定扩建东征墓园,仲恺公园被并入东征阵亡烈士墓园。今日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停车场和东征史迹陈列室一带的地方,就是当年仲恺公园的园区范围。济深公园,捏我衣服上那天,是她是1928年11月黄埔军校总部为纪念副校长李济深命名并建立的,捏我衣服上那天,是她是继中山、中正、仲恺公园之后在本岛上设立的第4个公园。该公园位于岛中部的平岗,东连蝴蝶岗,西临仲恺公园,占地约4万平方米。公园东西路口各设有石柱门楼,中间竖立着一块高140厘米,宽80厘米的花岗岩海青石,上书“济深公园”4个大字,落款是“蒋中正题”,由此也可见修建此公园有蒋介石拉拢李济深之意。当年,这里地势高平,林茂景幽,古木参天,气象恢弘。登高望远,全岛景物尽收眼底。公园内还建有“教思亭”和未完工的“迎日亭”、“爱晚亭”,1930年又建立了北伐纪念碑。教思亭,有人考证是当时对师生进行反共思想感化的地方,另外两个空架据说是为了建“迎日亭”和“爱晚亭”,只建了框架就停了下来;但也有人说是有意造成这样,用以祭祀天地用,但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现在无人能具体说得清楚。1984年黄埔军校60周年校庆前夕,有关部门曾对济深公园旧址的“教思亭”进行过一次整修。亭身是一座六角柱式凉亭,亭匾为黄谦题写,亭内石柱上分别刻有标语和对联,其中有“立志作军队中的健儿”、“宁殉主义以成仁,不愿偷生以受辱”、“身心许党国,铁血济苍生”、“牺牲奋斗是革命军人的本职,杀敌治国是革命军人的志愿”、“继续增长革命活力,努力促进世界大同”、“联合士农工商,联合中华民族,建设新邦”等语句。如今济深公园早已面目全非,因时光流逝,环境多已变迁。在军校北迁后,济深公园年久失修,衰败荒芜。现在大门柱上“济深公园”4字匾额亦剥落殆尽,门柱坍塌,遗迹犹在,由蒋介石题词的“济深公园”石碑亦已遭破坏,园内其余景观已是不复当年,惟有高耸的北伐纪念碑,古朴的教思亭,葱茏的林木,可以依稀追寻昔日的风采。

  

扣这粒钮扣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10)

俱乐部——军校文化中心黄埔军校俱乐部在孙中山纪念碑之西约50米处,给另一位同当年称为大礼堂,给另一位同是军校师生集会、节日庆典、举办文艺演出等文化娱乐活动的公共场所。从一定意义上说,在今天留下的黄埔军校旧址的各个建筑中,俱乐部是少数没有重建的设施之一,基本上保持了原建筑的风貌,而且见证了军校的发展过程及学生生活丰富多彩的一面,最具有历史文物考古价值。台湾八旬老人王鼎钧在《从八年抗战念黄埔先进》一文中写道:志做针线提“军事为庶政之父,志做针线提有黄埔军校才有国民革命军,才有北伐统一,才有以后的十年建设,史家称为‘黄金十年’,中国人这才建立了民族自信心……如果没有黄埔军校,真不知道日本军队打进来以后弄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中国人的生命变成什么样子。黄埔精神产生这样的军官,有这样的军官才有这样的士兵,才有8年抗战的最后胜利,中国人才没做亡国奴。”(2005年7月12日《参考消息》)

1933年3月,醒了我,我日军先头部队由东北长驱直入,醒了我,我一直深入到热河境内的长城脚下。蒋介石迫于战局和舆论压力,急调中央军增援长城前线。先后奉调的第107军3个师,军官几乎全是黄埔生。第2师师长黄杰、旅长郑洞国,第25师师长关麟徵、副师长杜聿明,第81师师长刘戡,全是黄埔一期生。黄埔名将戴安澜、王润波、郑庭笈、覃异黄埔军校教育长张治中,时任淞沪前线总指挥。之、罗奇等人,都参加了这次战役。这3个师在长城一线,与装备精良的日军激战了两个月,古北口一带所有的高地都化作了焦土,共有170多名黄埔生的忠魂长眠于长城脚下。赵尚志,才把它钉上黄埔军校第5期毕业生,才把它钉上从1932年开始到1942年牺牲,他在白山黑水之间与日本侵略军和汉奸卖国贼周旋鏖战了10年,经历了常人不可想像的困难,也经历了常人不可想像的磨难。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仅8个月,24岁的共产党员赵尚志担任了“满洲省委军委书记”。赵尚志一到任,立即着手组织动员各路各派义勇军合兵一处,打击日军。同时,筹建共产党独立领导的珠河反日游击队。不到两年时间,他把10多支义勇军组织成一支东北抗日联合军。1935年11月,正式成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3军,赵尚志任军长兼第1师师长。经过一年多的游击战争,终于在日军铁蹄下打出了一片有10多万人口的哈东抗日根据地。然而就在赵尚志与他的亲密战友李兆麟、周保中殊死战斗于冰天雪地、高山密林的时候,他却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而受到党内处分。背着沉重的精神枷锁,赵尚志初衷不改。虽然不再能带领大部队作战,但他所率领的小分队,仍让日军胆战心惊。1942年2月12日,在他率领一支小部队又一次袭击日军时,身负重伤不幸被俘。监狱刑场,他绝不叛党叛国,终遭残忍杀害,壮烈殉国。毛泽东后来评价道:“有名的义勇军领袖杨靖宇、赵尚志……他们都是共产党员,他们的坚决抗日、艰苦奋斗的战绩,是人所共知的。”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了她似乎也中国军队在淞沪战场投入大量精锐部队,了她似乎也损失18万人,其中有不少黄埔生。史学家黄仁宇为此评价说,中国抗战先用苦肉计,再用空城计。所谓苦肉计,黄埔一期生、少将旅长黄梅兴,在淞沪抗战中牺牲。是先在淞沪战场投入以黄埔军校生为主的中央军,牺牲嫡系部队,让那些马家军、龙家军、粤军、川军都跟上来。黄埔师生走在前面,全民一致,同仇敌忾,自“七·七卢沟桥事变”开始,直至战斗到胜利,打了8年又1个月零8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第一个胜利是平型关大捷,荆夫,就因记这次战役即是由当年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秘书兼教官、荆夫,就因记后任八路军第115师政委的聂荣臻和同为黄埔学生的该师师长林彪指挥的。第115师官兵在这一对黄埔师生的领导下,于1937年9月25日的秋雨中设伏于山西境内的平型关。此役杀得天昏地暗,惊心动魄。早就希望打一个漂亮仗的八路军勇士个个如下山的猛虎、出海的蛟龙,而自进入中国还没有遇到有效抵抗的日军也是凶焰万丈,不可一世。双方不断展开拉锯战、攻防战和肉搏战。战斗从清晨7时一直打到下午3时,整8个小时,八路军终于把围困在夹沟中的日军全部消灭。歼灭日军近千人,击毁汽车100多辆,畜力运输车200多辆,缴获战马50多匹,步枪1000余支,机关枪20挺,火炮1门,掷弹筒20多个,以及其他军用物资。全国军民群情振奋,一片欢腾,各界人士纷纷来电来函表示祝贺。蒋介石也发来嘉奖电,称:“接诵捷报无比欣慰”。时隔一日,又来电称赞:“忠勇之气,益盖敌胆,特电驰贺,续候佳言”。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