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起来走到妈妈身边,伏在妈妈身上哭了。"妈妈,请你原谅我。我再也不说这些话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啦,我心里又烦又乱,只想发火。" 拿了聂小妹的安眠药吃了

时间:2019-09-25 08:09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中西区

  万丽借着窗外的月光看了看表,我站起来走我心里又烦聂小妹说,我站起来走我心里又烦几点了?万丽说,已经十二点多了。聂小妹说,那就睡吧,你是不是喝了酒兴奋睡不着?我给你两颗安定要不要?万丽说,好的。拿了聂小妹的安眠药吃了,躺下,脑子里还是有点乱,忽然想起许多年前,她参加市委宣传工作会议,和元洲县委宣传部的徐英住一间,那天晚上在向问房间喝了茶,回来睡不着觉,也是徐英给了她两片安定,还让她数数,又想起徐英拎着家乡产的白果一个房间一个房间送人的情形,现在回想起来,真有一种恍恍惚惚的感觉。又从徐英想到了眼前的这个聂小妹,一时觉得聂小妹这个人其实还是很有水平的,比如这会儿,她自己很想聊天,但知道万丽不想聊,她就能控制自己,可是有时候,聂小妹又会表现得有些拙劣,甚至有些低档,比如请部长签字这样的行为,万丽又联想到了陈佳,想到了徐英,想到了聂小妹,渐渐把对康季平的担心忘了,后来就睡着了。

余建芳没想到万丽跟她顶嘴,到妈妈身边道怎么啦,听了也有点不高兴,到妈妈身边道怎么啦,说,小万,你才写了两篇文章,就骄傲,那可不行。万丽气不过,不客气地说,文章不在多少,有的人写二十篇二百篇,水平还是臭水平,想骄傲也骄傲不起来呢。余建芳愣了一下,忽然就哭起来了。余建芳是前些年从基层提拔起来的干部,曾经在公社和县里做过通讯干事,也写过一些文章,要不然也不会放在宣传科,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没有正儿八经学过怎么写文章,都是在实践中自己摸索出来的,摸索得对摸索得不对,她自己恐怕也不怎么明白。人家背后都说,余建芳的文章太干巴,只有观点,没有文采。余建芳当然也知道别人对她的看法,所以,万丽的话是戳在了余建芳最痛的地方。余建芳说,,伏在妈妈发火是呀,,伏在妈妈发火前一阵我碰到市委邱秘书长,他告诉我,平书记要亲自带队。陈佳又接过话去,说,参加考察团的团员人选,平书记也打算亲自点名的,后来平书记去不了了,名单他也就不管了。万丽听得明白,陈佳是在告诉她,如果是平书记带队,她就没戏了。虽然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由陈佳嘴里说出来,万丽心里实在不舒服,如果是余建芳说,万丽只能怪她素质太低太差,可以不和她计较,可由陈佳说出来,万丽想想就气不过,便不客气地道,世界上的事情谁知道呢,今天不知道明天,明天不知道后天。

  我站起来走到妈妈身边,伏在妈妈身上哭了。

余建芳说,身上哭了妈许大姐要在会上讲话,身上哭了妈要准备讲话稿。万丽说,这是秘书科的事情吧,许大姐也说了,让秘书科的同志准备。余建芳摇了摇头,说,小万你刚来没有经验,秘书科虽然有人准备讲话稿,但那几个同志,我是知道的,不一定弄得好,出手也慢,我们也要准备一份,到时候万一她们的不行,我们的就顶上去了。万丽也不好说余建芳的主意不对,但总觉得余建芳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虽然万丽没有说出来,余建芳却好像知道她想的什么,所以又说,小万,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们做工作,就是要想到可能发生的问题,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余建芳不像个宣传科的代科长,倒是站在许大姐的角度看问题了。万丽说,既然这样,就准备。余建芳说,许大姐批评了我,要我给新来的同志提供机会,小万,这篇讲话稿,就由你先写个初稿。万丽说,我还摸不着头脑呢。能写出来吗?余建芳说,反正是初稿嘛,再说了,我这里忙着,一时还腾不出手。余建芳虽然没有完全支持提万丽,妈,请你原但也没有十分反对,妈,请你原她可能考虑到,只要组织上考虑提万丽当副科长了,那么她代了很长时间的这个代字,也该拿掉了。可能不只余建芳一个人这么想,万丽也这么想,包括单位里许多人,都这么想。但结果提了万丽,余建芳的代字却并没有拿掉。余建芳左等右等,一直没有等到,她忍不住去找许大姐。许大姐说,余建芳,你是个组织性很强的同志,这些事情,组织上会考虑的,你要服从组织的安排,自己不应该有太多的想法。后来大家说余建芳去找了市委组织部部长,在组织部部长那里哭了,但是部长也没有给她什么承诺。当然,这都是单位里的人在传说,并没有经过余建芳自己的证实。余建芳一如既往地认真工作,刻苦律己,唯一改变的就是对万丽的称呼,从前她叫她小万,现在叫她万科长。正如许大姐所说,余建芳是个党性很强的同志,对组织的决定,她从来都是没有二话的。余建芳突然提出来要调回老家元和县工作,谅我我再也了今天不知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谅我我再也了今天不知计部长亲自跟她长谈了一次,希望她能够安心在部里工作,但余建芳铁了心要走,最后组织上也只得让她走了,安排到元和当了县委宣传部的副部长。余建芳走之前,一直闷着头整理东西,和谁也不多说话,万丽想跟她说些什么,但又不知怎么说才好,她担心余建芳的走,可能和她那次说她犯错误有关系,万丽还隐隐感觉到,这事情好像有什么背景,好像不是件小事情,不说余建芳守口如瓶,连伊豆豆那张快嘴也紧紧地闭上了,这个问号就一直在万丽的心里存着了。

  我站起来走到妈妈身边,伏在妈妈身上哭了。

余建芳一哭,不说这些话万丽倒没了主意,不说这些话万丽心里也清楚,本来今天余建芳对她并没有什么恶意,倒是真心劝她想开点的,是她自己心里不平衡,拿余建芳出气,哪知一气竟把余建芳气哭了,还哭得那么伤心,万丽想劝又劝不出口,也不知道她哭的啥,反正隐隐觉得,余建芳调出组织部,是有重要原因的,这是她最不能碰的一块心病,万丽无意中提到了,一方面戳痛了她,另一方面,从余建芳的口气中,万丽也感觉到,余建芳开始是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以为自己瞒得很紧,一旦发现可能大家早就知道,早就在背后议论,余建芳的精神支柱垮了,一下子撑不下去。但其实万丽根本就不知道余建芳有什么事情,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自己连一点由头都没有听到过,便又想起了伊豆豆,这个包打听,难道也不知道?或者是知道了不告诉她?余建芳以为万丽说她呢,又乱,只想赶紧道,又乱,只想万丽,你别多想,我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啊。万丽说,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呀。陈佳反倒出来圆场了,说,听说深圳买手机比较便宜,品种也多,万丽,你替我看看行吗?万丽说,行呀,你大概要多少价格的?余建芳撇了一撇嘴,说,又不做生意,要手机干什么呀。

  我站起来走到妈妈身边,伏在妈妈身上哭了。

余建芳最后没有当上正县长,我站起来走我心里又烦就是因为她在关键的时刻没有挺得住,我站起来走我心里又烦跑到医院看朱部长,朱部长临终,她扑到朱部长身上痛哭,谁也拉不起来,朱部长的老婆把当年的事情一起捅出来,她的竞争对手终于有了重磅炸弹,将她轰了下去。后来万丽再见到余建芳时,看不出余建芳有一丝一毫的沮丧,她依然认真工作,依然勤勤恳恳,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哪怕走得慢,哪怕走着走着又往后退了几步,但她始始终终在往前走,她还不老,还有机会,还有希望。

原先在周洪发手里,到妈妈身边道怎么啦,和科思集团签了共同接管和开发科辉群楼的合约,到妈妈身边道怎么啦,科辉群楼,地处沧平区中心地段,这里也是南州市的中心地区,因为在这个区域内,不允许建高楼,为数年前由深圳一家公司前来开发,拍定以三、四、五三个层次错落有致的群楼的形象,建成富有个性的南州科辉广场,后来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和全国房地产业整体滑坡的冲击,事情没有做下去,一大堆的烂尾楼,占了市中心大片的面积,使这块地方,成了南州市脸上的一个难看的疤,而且一拖就是几年。因为《渴望》的轰动,,伏在妈妈发火白天上班时,,伏在妈妈发火同事也都在议论,有一天伊豆豆过来,和大家议了起来,意见不统一,对刘慧芳有争论,男同志大多数持赞赏态度,说刘慧芳既是中国传统美德的化身,又是当代女雷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伊豆豆就不爱听了,说,不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毫不利己专门利男人。男同志就嘲笑伊豆豆,说她自己做不到还酸刘慧芳,伊豆豆从万丽桌上的一堆报纸中扒拉出一张来,说,我念你们听听,人家是怎么说的:“刘慧芳的出现,使我们想起了鲁迅先生的八个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送给刘慧芳,是再恰当不过的了。随着《渴望》的热播,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呼唤刘慧芳式女人复归的潮流,这种潮流,是妇女解放运动的可悲失败,是社会的倒退,是男人的悲哀,更是妇女的悲哀。”

因为会议内容与自己目前的工作关系不是很大,身上哭了妈万丽一直在开小差,身上哭了妈一直到最后田常规讲话时,她还没有收回乱七八糟的想法,但忽然间,田常规的一段话警钟似的在她耳边敲响了。田常规说,这两年,我也一直在考虑,我们的人才为什么抢不过兄弟省市,许多大学毕业生研究生,来了,又走,来了,又走,我们为什么留不住他们?人才都走了,南州怎么发展?我以前也曾经考虑过其中的许多因素,但想得比较多的是怎么重视他们的才干,怎么发挥他们的作用,却忽视了另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们的生存问题,当然,对于大学生研究生来说,不像许多农民工那样还面临温饱问题和就业问题,但他们一样也有生存的难题,就在昨天,一条电视新闻触动了我,我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我们的房价太贵,这难道不是原因?我们大家替这些大学生研究生还有那些海归族算一算,他们来南州工作,要熬多少年才能有个像样的稍稍体面一点的住房?他们抱着满腔热情来了,一来就住集体宿舍,或者租住廉价房,有的条件还不如在大学读书时的条件,他们的心态会好吗?还有什么自信可言?过去我们只想到用人才,没想到我们应该让我们的人才过得体体面面的,才能够更好地发挥他们的作用。我想,我们南州,如果能够集中在新城造一批大学生研究生公寓或者干脆就叫人才公寓,档次要高,又是经济实惠型的,推向市场,这也不失为一种手段嘛——田常规说到这里,眼睛朝会场扫了一下,说,房产集团的万总今天也来了吧?因为教室大,妈,请你原后排座位与讲台离得比较远,妈,请你原班里排座位的时候,聂小妹说自己眼睛近视,最好能让她坐在前排,沈老师就把聂小妹安排在第一排,其他人都没有提什么特别的要求,沈老师目测了一下,就大约地根据大家的身高排了一下队,万丽因为身材偏高,坐在中间偏后的位置上。

因为没有人敢回答,谅我我再也了今天不知金美人的气势就更足了,谅我我再也了今天不知她笑眯眯地看着小周,说,小周,这下你没话说了吧?小周苦着脸,看着杯中的酒发愁,嘴上说,这是高度哎,这是高度哎。金美人笑道,你连高度低度都知道,说明你懂酒,喝!小周紧皱眉头,紧闭双眼,举起酒杯,一副英勇就义的悲壮样子,一仰脖子,就灌了下去,结果呛了半天,眼泪都呛出来了。大家连说带笑道,还是金美人厉害,上回刘书记让小周喝,小周都没喝。金美人道,那是,刘书记什么资格,我金老太又是什么资格,我进办公室的时候,他还穿开裆裤呢。大家又笑,好在今天的宴会,领导们一概不参加,加之酒的作用,大家说话随便些,不像平时,在领导眼皮底下工作,说话行事都得小心点。因为孙国海的突然离去,不说这些话刘坤确实显得有点情绪不高,不说这些话也有点不安心,可以看出他跟孙国海的感情确实不错,万丽看在眼里,心里不免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她老是觉得孙国海这儿也不顺眼,那儿也没素质,但他外面的朋友,怎么都那么认他?万丽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孙国海的电话来了,先是压低声音说,我说话算话的吧,你赶我走——万丽说,你在哪里?孙国海说,你们大吃大喝,我只好在外面吃碗面啦,好了,你就对他们说,我这边事情已经摆平了,但来不了了。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