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要当心啊!老奚和我真正为你着急啊!要是再有什么风浪的话--中国的事,谁能说得定?还是谨慎一点好。"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倒是真心实意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将来我心里总是害怕的。谁知道会不会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我希望再遇到这样的风浪的时候,有很多很多人和我们站在一起。孙悦毕竟是一个"保奚派"啊! 但他们必须有现实依据

时间:2019-09-25 08:42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情海浪花

  专案组以他五七年留在档案的右倾言论为根据,所以,你要是再有什么是谨慎一点孙悦毕竟断言他不笑的根由是对新社会怀有刻骨 仇恨。但他们必须有现实依据,所以,你要是再有什么是谨慎一点孙悦毕竟才好把他定成反革命分子。可是从他日常的工作和言论中找 不出新的问题,看来他莫属于“隐蔽很深”的那种,便把他列为运动重点关在单位里,逼他 交待思想,同时抄家。把他家里的私人信件、工作笔记,连同我姐姐的数学教案都搬去,派 一批人从中查找。但他所有文字除去记事就是谈事,连一句谈感情甚至谈天气的话也没有。 最后只好用压力挤他的口供。他呢,居然不承认自己不会笑。他们叫他笑,他还是我见过的 那样,咧开嘴,“嘿嘿”两声,根本不能叫做笑!一到批斗会上叫他笑,他就这样。他没 笑,反而逗得大伙想笑,成滑稽剧了。眼看着运动搞不下去。专案组里有个机灵鬼儿,想出 个挺绝的法子,问他:“你对党和毛主席感情怎么样?”他说他从小是孤儿,党把他养大, 从小学到大学都拿助学金,当然对党和毛主席充满感激之情。那机灵鬼儿就指着墙上的毛主 席像说:

一加入“造反队”,当心啊老奚的时候,我倒是真心实道为什么,对于将来我的风浪明白的事更多。过去是在“造反队”外边看“造反队”,当心啊老奚的时候,我倒是真心实道为什么,对于将来我的风浪现在是在 “造反队”里边看“造反队”。真心说,关心国家大事,都是胡扯,不能不这么喊罢了。有 的有捞头,挣命;有的像我,也是明哲保身,稳住劲儿。这么大的运动,谁知自己一个闪失 栽在哪里。这决不像“反右”那样掏心掏肝,谁都不拿真心的,谁都有自己的一盘算盘殊 儿,谁都留有余地。搞运动搞得人精了,比老家贼还贼。我的原则是不参加辩论,别卷进 去,稳居中游,只做边边沿沿没风险的事。比如管管牛鬼蛇神,组织他们学习,贴贴大标语 大字报。“君子动口不动手”,不动武。幸好我们局里没发生什么武斗。要说我们局的两 派,都因为人际关系的背景。所谓观点,不过是借口。这两派以两位局领导为分界线,谁是 谁的人,互相都清楚。原先不清楚,一闹也清楚了。一派是局里的老人,原先的干部班子, 再一派都是后来调进来的新人,大都是政工干部,跟随一位后来调来的领导。这些干部都有 斗争经验,习惯暗斗,不善明斗,别看运动激烈时也吵吵架,可天天中午还一块吃饭,打打 岔。就这形势,还不错,没有你死我活,后来大联合也不费劲,二十六块牌子往门口一挂就 算联起来了。我主要抓住一点,就是抓业务,那时叫“促生产”,最保险,运动后期秋后算 帐,也算不到干活的人头上。直到后来搞万名干部下放,我们一直也没停顿工作,我想这样 就保平安了吧。一进材,和我真正为好说这些话会不会再来候,有很多很多人和我就见一片火把人影,和我真正为好说这些话会不会再来候,有很多很多人和我还有手电光在眼前晃,影影绰绰那些人影拿着大杆枪。是 搞破坏的反革命吗?白连长马上喊话:“不要开枪,我们是拉练的解放军!你们是谁?村里 是不是有情况?”

  

一进监狱,你着急啊要能说得定还就必需穿监狱的衣服和鞋子。一大堆鞋子扔在那里,你着急啊要能说得定还我摘一双大小合脚的 穿。穿鞋时发现鞋帮上用红漆写着171号。我的心一激楞,心想坏了,我的犯人编号恰好也 是171号。命中注定我进来。这叫命运的暗示。一九八六年,风浪的话中正是“文化大革命”灾难性地降临二十年,风浪的话中也是它破产式地结束整整十年 之际,我心里沉甸甸生发出一个庄严的愿望,要为中国历史上最不幸的一代人,记载他们心 灵的历程。这感觉,犹如心中升起一面致哀的半旗。我把这部书的总体构想与创作本意写成 《前记》,刊载在当年的《人民日报》上,同时在《十月》、《文汇月刊》、《小说家》等 刊物上,发表了最初采写的一批“文革”受难看内心的故事。尽管无以数计的读者,用激励 的信件支持我的做法,要求我为他们代言,可惜它生不逢时,在发表后一段不愉快的日子 里,被舆论界微妙而难解地冷淡开。于是,有人劝告我,写“文革”只有等下一代,或者由 外国人来写。听到这话,不禁一阵深切的悲哀。一九二七年准备秋收起义的时候,国的事,谁革命我希望毛泽东同志以中央特派员资格并受湖南省委的委托,国的事,谁革命我希望 到铜鼓去领导驻军起义。一块去的共有三个人,走到浏阳时,被团防军逮捕了。

  

意的了不知一次文化大一个保奚派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六日红卫兵大抄家高潮——整整三天经受非人虐待——用水果刀切 断父亲颈动脉——被判“抗拒运动杀人罪”无期徒刑——十二年半的监狱生活——一九七九 年三月二日被宣布为无罪释放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心里总是害我们学校是全省最早成立革命委员会的,心里总是害不久省市革命委员会也成 立了。成立革命委员会,都是我起草致敬电。当时叫“三结合”,一个工人,一个解放军, 一个红卫兵。革委会是权力再分配,开始争权夺利了。红卫兵的命运越来越不如。红卫兵是 第一梯队,解放军是第二梯队,工人第三梯队,所以越到后来红卫兵越不值钱。到工人宣传 队进校时,红卫兵简直就是臭下三烂了。解放军进校还好,表态支持我们,那是我们的大恩 人,所以对他们顶礼膜拜。但是后来使我们非常懊悔,这就是一九六八年初。那阵儿不许提 “业务”两个字,我们觉得“文化大革命”已经差不离了,该念书啦,要求复课闹革命。解 放军对我们讲是啊,复什么课啊,只能复毛泽东思想之课,复马列主义大批判之课;业务课 的词都不应该用。业务应该叫什么呢?应该叫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后来报上发表了一篇社 论,对业务问题讲的非常左。当时我也仗着自个儿老造反,纠合了两个老造反派,加我一共 三个人,写了篇大字报,直接贴报社门口去啦,大题目就叫,《三月二日社论有问题》。我 那旁边不是有一个马列主义弹药库吗?由他提供语录。一天之内就出现了无数大字报围攻我 的大字报。又来了好几汽车人堵在学校门口,要和我辩论啊。驻军专门约我谈,说造反派要 立新功,老造反就犯错误,现在正是小将犯错误的时候。毛主席那套话又上来了。校革委会 就把我抛出来啦,意思说你跟人辩论去吧!亏得这时候我们还有几个确实从白色恐怖杀出来 的,保护着我。我从那以后就退出一切组织,跟学校的关系特别拧。参加一个创作组写话 剧,题目叫《春到长城》,大意就是定资派厂长怎么迫害工人,后来“文化大革命”打倒了 他,工厂就行啦。那时的小说、戏剧都这么个意思。

  

一九六四年到春天、怕的谁知道夏天之后,怕的谁知道我突然间决定不考大学,上山下乡。家里当然反对喽。 还有个语文老师也不乐意。但她也得支持我呀。那个时候谁敢说不让上山下乡啊!那时形势 还不能不表态呀!不表态不就是反对么!不乐意还得说乐意,特别赞成。我就到宝坻县去 了。一共去了七十一个人,那真正就是革命去的。在八一礼堂开的欢送会,市长欢送。到宝 坻县了,那儿正发大水,都是老百始把我们背过去的。一去,一进村一看根本跟想象的那个 农村不是一个样。不过去了还是很高兴的。第一个月,第二个月,头两个月干活,还有那种 虏诚的革命劲头鼓舞着,干来干去觉得枯燥了。最严重的就是吃不饱。因为下去之后绘四十 五斤粮食,十几岁的青年啊,四十五斤粮食而且是任何副食没有,光是棒子和麦子。后来麦 子没有了,就是棒子。等到了冬天的时候连棒子都不够了,就把花生皮子推了掺着吃。说老 实话,这点儿受不了。所以当我看了张贤亮那个《绿化树》,讲的挨饿那段情况,我觉得人 真是一饿急了就什么办法都没有啦。这个还没有动摇我上山下乡的红心啦,糟糕的就是后来 开始的四清。唉呀,我记得在一次下雨刚从地里收了高梁回来——在宝坻县收高梁,怎么收 啊,就是从水里捞高梁。它这两边地呀,是沟,人下地的时候得从沟里走,水那么深,高梁 从水里冒出来二尺来高。怎么收呢,两个人拴根绳于,中间弄个杆,叫拉杆。一走,一拉, 正好把高梁压下去了,手里拿个铁片呢,叫把镰,卡下来往胳膊上一放抱成一捆。我们这些 不会干活的呢就一捆一捆地背出去,很难走哇。高梁砍完都是一个茬一个茬的,就有点像越 南布的那个竹雷阵什么的,根本就不能踩。苦哇,累呀。一天我到村里一个小学校去找一个 老师借点书看看,一推门,唉呀,几个干部正在屋里喝酒,这是在六四年,那时正在看《夺 印》嘛,就这时候。当时思想很简单,阶级斗争都是图片式的。其实现在想起来又算什么, 那些干部也挺累的,喝点酒明。炒三两个鸡蛋,中间有个茶缸子,倒点白薯干酒,七八个人 来回这么一轮,叫把拼锅,拼盘的拼么,就这个意思。可是当时一看他们干部背着农民喝酒 这个劲头,马上意识到这是坏事,下地时不由自主地说出来了。可没想到整个那村里就两 姓,一是书记的姓,全姓孙;一是副书记的姓,全姓姜,都有家族关系,没几天很快传出来 了——这天收高梁回来,那个书记就站在街上骂街,当天晚上连团支书,再加上妇女主任等 等一块历数我的罪状。这其中一个罪状就是说,你为什么不服从分配?干活的时候你为什么 老抢着重活干?重活你干的了吗?出了事你负得了责任吗?这类的话,这一下我就在村里呆 不住啦。这时候呢,四清工作队就进村啦,我一下于就跟四清工作队站在一边啦。但是当时 那个四清工作队叫“粗四清”,也叫“粗线条四清”,搞了两个月抬屁股就走啦。他们一走 我可倒霉啦,唉呀,那简直就受不了啦,书记叫我去拔麦子。宝坻县那阵不讲割麦子。他们 为了把麦地弄干净了,再种第二茬庄稼时省事,拿手拔。这是惩罚呀,咱们根本就拔不了 哇,连夜地拔呀,我就动摇了。

一九七○年五月十七日,再遇到这样我们在M市火车站兴冲冲登上列车,再遇到这样奔赴遥远的北大荒。车站 上一片连哭带叫,知青从车窗里伸出手,死死抓着站在月台上那些送站的亲人的手臂,直到 车轮启动也不撒手,维持秩序的人手执小木棍,使劲打才把他们的手打开,真像生离死别一 样!这之中唯有我是另一个样子,我特别兴奋,起劲地敲锣打鼓,拼命喊口号。那时我刚十 六岁,浑身带着在红卫兵运动中激发出的热情,脑袋里只有“在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这 几个字,其它什么具体的东西也没有,只是一团火热的、膨胀的、闪闪发光的感觉。再加上 人在少年时那种离家出走闯一闯的傻乎乎的愿望。一路上兴高采烈,敲敲打打,又喊又叫, 列车走了两天两夜,没到站嗓子就没有声音了。站在一起十四岁的特务——一生中一个短暂的春天——怀疑人是件很难受的事——档案里的你都 是满身的污点——我是戴着镣铐迎接新中国的成立——第二次掉进怪圈——糊里糊涂又被卷 入漩涡

十天后我被逮捕,所以,你要是再有什么是谨慎一点孙悦毕竟拷上拷子。这是六六年九月七号。到了六八年军管,所以,你要是再有什么是谨慎一点孙悦毕竟定我为“抗拒运 动杀人罪”,杀人是刑事罪,抗拒运动是政治罪,更重,所以判我“无期徒刑”。当时我 想,死刑倒痛快,这不让我活受吗?这是我的《判决书》,你看——当心啊老奚的时候,我倒是真心实道为什么,对于将来我的风浪十五

和我真正为好说这些话会不会再来候,有很多很多人和我十一十一月份,你着急啊要能说得定还大家都串联回来了。大家也都有了经验了。各派组织加强了,你着急啊要能说得定还跟着争着斗黑 帮。这就是六六年冬天,学校的斗争已经跟社会上的斗争联系起来。社会上又因对驻军问题 产生两派。我那个组织为了替一个挨打的工人造反组织说了话,莫名其妙成了拥军派啦。对 解放军我是有感情的,支持驻军理所当然。当时我们叫“拥军兵团”,七军团二八班。当夜 间巡逻的时候哇,每个人都是一个柳条帽。对立面贴解放军大字报,我们干嘛呢,每天夜里 出去,多冷的天推着个小车,上面扔一桶糨子,偷偷摸摸地到大街上拿手电照。凡是攻击驻 军的大字报,看着没人,马上就糊上,然后再写上“坚决拥护解放军,谁要毁我长城就砸烂 谁的狗头!”你说那阵多认真哪。我就觉得怎么反也不能反解放军呀。解放军解放了中国, 军队在我心目当中最神圣。我们好多战斗支团哪,都是毛主席的诗词命名的,“反到底战斗 团”,“丛中笑战斗团”,“卷巨浪战斗团”,我那战斗团就叫“冷眼向洋战斗团”。毛主 席不有一句“冷眼向洋看世界”吗。这时社会上有个“狂人造反团”哪,他们组织性纪律性 特别强,袖章上“狂人”这两宇呀不是一般写法,写的“人”字就像风刮的那样子。“狂人 造反团”善于抬死人上街游行啊。死人都是两派武斗打死的。他们就进攻军事管制委员会 啦。我们这个兵团好家伙接到通知行动好快,从桥西跑到桥东啊,只用了二十分钟,从近道 跑,然后就整个二十几排学生啊,把军事管制委员会保护住啦。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