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欢迎你来玩!问兰香同志和环环好。 第二天早上起床

时间:2019-09-25 08:23来源:黄河三角洲新闻网 作者:渝中区

  第二天早上起床,随时欢迎你已经是七点多钟,随时欢迎你吃早餐时,来旺儿看见饭店院子里停着辆“依维柯”,密密实实地遮着窗帘,心里猜想,大概是供那帮记者采访用的。他也懒得多想,匆忙吃过早餐,夹上那个黑色公文包,往城中心药品批发一条街方向走去。

应伯爵见西门庆只顾发愣,来玩问兰香心里也有些急了,来玩问兰香忙不迭地向吴千户和宗伯娘陪笑脸,嘴皮上好似抹了蜂蜜般讨好地说道:“自打我月娘嫂嫂离开之后,庆哥从没睡过一天好觉,日夜里长叹短吁,埋怨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千般好的月娘嫂嫂给气跑了。我劝他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犯了错误不要紧,改了就好,您们猜庆哥怎么说?他说这个错误犯得不轻,只怕想接月娘嫂嫂不容易,就算月娘愿意回家,她的父母亲也不会依,我说庆哥你太把人看扁了,人家吴市长一个老干部,觉悟怎么会同普通老百姓一样低?难道吴市长会同你庆哥一般见识?庆哥你只管去接回月娘嫂嫂,吴市长这儿的工作,由我来做。于是两三天前就相约好了,来岫云庵接月娘嫂嫂回家,没想到这么巧,正好碰上了您们二位老人家,呵呵。”应伯爵就是这支新闻队伍中的一员。刚参加队伍那会儿,同志和环环应伯爵感觉光荣至极,同志和环环应家祖祖辈辈没出过文化人,到他这一代时祖坟冒青烟了,只有初中文凭的他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能当上记者,记者,那可是无冕之王啊!自打当上记者后,应伯爵无论走在大街上还是坐在会议室里,脸上都有种洋洋自得,光荣成了个伟大的印痕,始终铭刻在他那发亮的脑门上。

  随时欢迎你来玩!问兰香同志和环环好。

应伯爵看着蔡老板那辆轿车远去的影子,随时欢迎你站在那儿发了一会愣,随时欢迎你然后很快调节好情绪,转身朝狮子街方向走去。第一个目标是李桂姐、李桂卿姐妹的丽春歌舞厅,前脚刚踏进门,立马有个娇滴滴的声音冲他叫道:“哟,是应哥啊,好久没见,今天吹的是什么风,把个应大记者吹来了。”说话的是姐姐李桂卿,一边说一边将身子凑拢,似乎刚喷过香水,香气袭人,应伯爵略略感到有点儿眩晕。他拍拍李桂卿的屁股,打趣地说道:“原来天天见面也没把应某人放在眼里,这么久不见,只怕该把应某人忘得一干二净了。”李桂卿说:“哪能呢,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应大哥。”说着猛劲儿朝应伯爵怀里钻,身子不停地扭捏,象条可爱的小泥鳅。应伯爵来到丽春歌舞厅,来玩问兰香一为找西门庆,来玩问兰香二也想趁机泡泡妞,冲冲在清河酒厂沾染的一身晦气。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歌舞厅平时欢乐的场面显得凝重起来,他也不好意思再提进包房泡妞的事,起身同李桂卿告辞。李桂卿堆着一脸的笑说:“今天不找个小姐玩玩?”应伯爵神情有些尴尬,心里仍有几分想留下泡妞的念头,嘴上却说:“改天吧,报社还有个会在等着我。”说完朝李桂卿丢个媚眼,小声道:“我还真舍不得亲亲桂卿呢。”应伯爵忙过来打圆场说:同志和环环“月娘嫂嫂,同志和环环这话说到哪儿去了,岫云庵怎么会是你的家?”边说着边朝西门庆使眼色,不知西门庆是没领会他的意思,还是面子上放不下,依然僵峙在那里没动弹,应伯爵只好一个人演起了双簧戏,接着方才的话往下说:“别看庆哥平时嘴头上硬,可他背后不知说了嫂嫂多少好话,这个我可以作证。自从嫂嫂离开家后,庆哥更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看看他都愁成了什么模样了,月娘嫂嫂,你看看,庆哥开始掉头发了呢,难道嫂嫂一点也不心痛?”

  随时欢迎你来玩!问兰香同志和环环好。

应伯爵是知道蔡老板这一惯例的,随时欢迎你他绕了个圈,随时欢迎你避开酒厂门卫的耳目,从另一个小侧门溜进去,直奔蔡老板办公室,准备来个措手不及。酒厂的酒糟味实在太重了,应伯爵捂着鼻子,穿行在大小不等的坛坛罐罐之间,心里盘算着,如何同蔡老板谈这笔广告。运气还算不错,在办公室里,应伯爵将大名人蔡老板逮了个正着,隔老远应伯爵就打起了哈哈:“蔡老总,您老人家可真叫做日理万机呵!见您老人家一面,同见中央首长差不多困难,哈哈哈。”蔡老板见来人是报社名记应伯爵,微微皱了皱眉头,马上又舒展开来,脸上笑得象朵花儿一样:应伯爵说:来玩问兰香“嘿,来玩问兰香我说月娘嫂嫂呀,如今这世上哪里还有清静二字?就拿这岫云庵来说吧,嫂嫂想必是知道的,以前这儿叫做松林寺,为何改成岫云庵,还不是因为有当年那些花和尚。”

  随时欢迎你来玩!问兰香同志和环环好。

应伯爵说:同志和环环“花子虚,故事中那个嫖客是谁,我知道。”花子虚奇怪地问:“你知道是谁?”

应伯爵说:随时欢迎你“我也正四处找寻他呢,随时欢迎你出什么事了?”谢希大摇摇头说:“人倒霉了喝凉水也塞牙,还不都是因为女人惹的祸。”应伯爵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谢希大叹了口气,问道:“应二哥可认识吴银儿?”应伯爵嘿嘿一笑说:“哪里有不认识的,不就是花子虚在世时玩的那个婊子吗?”谢希大一拍大腿说道:“正是她,这小妮子,我算是栽在她手上了。”西门庆说到做到,来玩问兰香不放空炮,来玩问兰香三天后,在宾馆安排了个房间,又花了些银子,叫来两个正在冉冉升起的歌坛新星,让何二蛮子进去睡了。吃过“夹心面包”后,何二蛮子信心百倍,决心紧跟西门庆,以流氓无产者的大无畏精神,在风月场中好好混出个人样。至于他同祝日念的那点过结,从此再也闭口不提。

西门庆说着,同志和环环上来勾搂住潘金莲的腰,却被她像条泥鳅似的挣脱了,羞恼地说:“一边臭美去。”西门庆松开手,随时欢迎你朝卫生间这边看看,随时欢迎你潘金莲依然搂着他不肯放开,说道:“不碍事的,春梅丫头是自己人。”又扭头朝卫生间里嚷道:“小妮子犯贱,闹出那么大的声响,吓人一跳。”

西门庆虽说也戴了顶知识分子帽儿,来玩问兰香骨子里却没知识分子那股子穷酸气,来玩问兰香说白了,他骨子里还是个混混儿。随着改革开放的步步深入,不少人下海,也是政府所提倡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嘛。识时务者为俊杰,西门庆不甘落人后,写了份停薪留职报告,在清河市人民医院大门旁开了家药店,做起了无本生意。西门庆摊开双手,同志和环环像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说:同志和环环“你看看,一不小心又把她给得罪了。”李桂卿说:“你只管去吧,桂姐她就这么个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过个一时半会,又会好了。”西门庆上去搂了搂李桂卿的腰肢:“还是桂卿理解我——理解万岁。”李桂卿说:“去去,别在我面前耍贪嘴。”有这句话,西门庆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找李瓶儿了。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